没有内衣内裤,被性侵而不自知:留守女童的痛,不止来自父母缺失

不管怎么来说,大家可以抽出空闲时间,来看小编的文章,就是对小编莫大的鼓励,不管是每一个点击,或者是每一个留言,都是小编今后创作文章最大的动力,小编将会把这些褒贬成为优质文章的标准,希望可以一直为大家奉献出最好的文章!欢迎各位朋友们来吐槽,小编真是不胜荣幸,小编将努力分享更好的文章给你,您的支持是我前进的动力,动动手指给点意见吧,小编会虚心接受好好改进

咱们国家真的还有女孩根本就不懂生理期、月经,连卫生巾为何物都不清楚。

这种现象,只会在交通闭塞的山区里出现。而最严重的那一部分,属于“留守女童”。

山区里,很多母亲其实也不懂生理期,但是她们起码可以用亲身经历来引导女儿做最基本的护理。

但是留守女童,她们没有这个“优势”。

根据民政部的数据公布,2018年,全国共有农村留守儿童697万余人,有高达96%的留守儿童由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照顾。


母亲为了生计外出打工,女孩们大多因为缺失母爱性格孤僻,与爷爷奶奶交流甚少的同时,对女性的生理变化感到恐惧和迷茫。

所以当初chao来临时,她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血,为什么会“身上疼”。有的以为自己得了大病,有的觉得自己一定快死了。

而缺少壮年父母的保护,这些孩子暴露在愚昧的危险环境中,更容易遭受各种各样的侵害。

2019年,留守儿童白皮书的2763份数据显示,留守儿童遭受各种暴力(躯体、精神、性和忽视)的概率最高达到91%。

留守女童的痛,不只来自于父母的缺失,她们缺少基本的生理教育,更缺少最基础的保护。

01没有内衣内裤, 用旧报纸止血

云南省鲁甸县水磨镇,一个风景秀丽、民风淳朴的地方。

但是这里的留守女童,尤其是低年级的女孩子,几乎都没有自己的内衣内裤,连性别意识都很薄弱,更别谈自我保护。


记者采访到的第一户是一对姐妹花,杨雪娟和杨雪艳。

她们整个家庭,只有一个巨大的红色塑料盆。家里所有人的内衣外衣,都在这一个盆里清洗。

而且她们的家庭环境完全可以用脏、乱、差来形容。

红盆外围是厚厚的一层常年积累的污垢,家养的鸡鸭鹅在院子屋子里乱窜。

杨雪艳谈到生理期,坦言自己第一次“来月经”的时候,吓了一大跳,觉得自己肯定是得大病了:衣服裤子上全都是血。

而且她们学校的女孩子,比男孩要多很多。

但是大多数小女孩,都没有穿内衣内裤,更不知道生理期为何物,更不了解它与生儿育女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。

家长大多都不在家。或许是传统观念的影响,或许是老师也不清楚生理卫生知识,学校教育在这一块也是空白。


这导致很多女孩对生理期感到恐慌和迷茫。

而这个看似很好解决的问题,其实恰恰能影响很多农村留守女童的心理。

她们有的觉得自己不正常,有的觉得自己生病,对这个问题常常是羞于启齿。

时间久了,不仅在生理上无法做到正确护理,精神上还会带来不小的压力。

视频的结尾,是央视的公益组织带去了老师给女孩们科普,并且发放了卫生巾和内衣裤给她们。

但是长久的问题是否能够得到解决呢?

我们不得而知。

02 没有性意识,不知自我保护,容易被亲人邻居性侵

农村留守女童被性侵,早已不是什么新闻。

大多数农村的父母都要去遥远的大城市打工,村里留着的一般都是祖孙组合。

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,常常就会成为恶魔觊觎的猎物。


在水磨村,就有一对姐妹花,因为对生理知识一无所知,更对自己的隐私部位毫无保护意识,导致她们俩被亲人性侵很久之后,才被发现。

更惨烈的一个故事,发生在2015年。

广西玉林一个村庄里,一个留守女孩小雨(化名)在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,遭受多达18名中老年男性的性侵。

这些人都是小雨的邻居、同乡甚至是远亲,距离小雨最近的一个,家的位置只在几百米开外,抬头低头都能见到。

第一次发生在小雨年仅11岁时。

那天她跟着奶奶姑姑一起去菜地,小雨独自一个人摘着菜距离奶奶越来越远,就这样被邻居黄某盯上了,那一年黄某74岁。

黄某不仅自己多次性侵小雨,还接连叫来了十几个人一起“享受”。

这些人中,仅仅有一个人拒绝了黄某的邀请,没有对小雨施暴。

其他每一个人,在之后的两年时间里,平均每年都有3-4次施暴。最多的一个,多达15次。而他们大多都在60岁以上。

最终,在小雨父亲的强烈坚持下,其中10人被判刑。但另外8个人,由于证据不足、事实不清没有定罪。


小雨父亲在记者面前声泪俱下,几乎痛哭失声。

他曾想去一刀杀了这些qin兽,最终被亲人劝住了。

这中间,还有一段插曲。

第一次定罪,并不是所有人都被定“强奸罪”,其中有几个人被定罪是“嫖宿幼女”。

为什么?

因为每一次施暴后,这些人都会给小雨塞钱。一般都是10块、15块、20块。

小雨扔了很多次,他们非要硬塞给她。

后来慢慢的,这种“交易”成了常态。小雨慢慢不再拒绝,但收下的钱她很久都没有用,一直放着,直到案发前不久她才拿去买点零食。


因为这个细节,很多人骂小雨“不知廉耻”,这更成了村里人明目张胆羞辱小雨的证据。

在这些老人被逮捕坐牢之后,村里人都认为是小雨“害了”他们。

因为小雨收了钱,那就是“卖”。她不是“被迫的”。

这也是为什么,全村只有小雨爸爸被蒙在鼓里整整两年多,而其他人对小雨的行为都视若无睹。

这个逻辑,似乎天衣无缝。

但他们忘了,当时的小雨才11岁,截至案发她也才13岁而已。

作为一个留守女孩,对于如何自我保护,对于被侵犯的界限,她几乎一无所知。

她唯一知道的,就是这些钱可以用来买她平时根本吃不到的零食和玩具。

这种诱惑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,无疑是巨大的。

我们不应该更不能够以此来如此谴责一个孩子。

但很多人,尤其是小雨的同村人不明白这个道理。

小雨不得不借住到亲戚家,还换了学校。

地狱空荡荡,恶魔在人间。

而更可怕的,是普通人也在助纣为虐。

如果你也是父母,请多一个心眼,给孩子多一点保护。

不要让你的孩子成为留守儿童,尤其是女孩!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搜索
«   2021年9月   »
12345
6789101112
13141516171819
20212223242526
27282930
网站分类
最近发表
标签列表
文章归档
文章详情
首页 > 没有内衣内裤,被性侵而不自知:留守女童的痛,不止来自父母缺失
时间:2021年07月29日 03:59:57
分类:欧冠天下足球
阅读:26次
上文:香港奥运夺金奏中国国歌!那中国台湾和澳门呢?
下文:女子水球小组赛 日本选手直接压在中国选手身上往前游

返回顶部